我好帅。

这几天放假

邱居新还小的时候蔡居诚照顾过他一阵,而等到忙完了库房账本的武当大师兄回来才发现自己的三师弟被活活裹成了一小粽子,棉袄一件一件套在脑袋上,邱居新脸上已经热得冒汗了——显然天气还没有到要穿这么多衣服的寒冬。再看蔡居诚,把满头大汗但仍然闷声不吭的小师弟晾在一边,自己认认真真地看剑谱。


郑居和一时无言,顿了片刻才开口问蔡居诚为何要给邱居新穿这么多衣服。谁知蔡居诚抬头一挑眉梢,一脸理所当然:“他一直都像一小冰块儿,我怕他冻死了。……师兄你干嘛敲我头!”

话说今天是光棍节

邱居新拿出了一副象棋道:“师兄你看。”

蔡居诚:“什么?”

邱居新:“这里是不是少了一对象。”

蔡居诚:“……??”

我不允许你们没看到这身明棠

摸鱼啦

“郑师兄以前就喜欢骗我,每次都说药汤肯定不难喝,还掏糖给我,叫我就着这糖喝肯定不会觉得苦,我还每次都信他,虽然我知道这药肯定苦死了——不管我有没有和着糖一起吃下去。”宋居亦顿了顿,任垂着头,看向自己的手掌,仿佛手里还端着郑居和给他的一碗药汤。


“他说的每句话我都当真了,每次我都把那个在心里悄悄说‘师兄骗人’的自己按下去,认认真真地听他的话。”


“所以我也很希望那时候他说的话也是真的,因为我是相信他的。”说着说着,宋居亦渐渐将自己的脸埋进掌心,谁也看不清这位武当四师兄的表情。


“——我以为他真的不会走的。”

“万圣阁真的不过万圣节。”

方思明在少侠第一百零八次想说“不给糖就捣蛋”时打断了对方。

宁宁:“不给糖就捣蛋!”
萧居棠:“!!!我把我自己都给你!!”

还是练习

© 帝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