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文。

那便坠入红尘罢。

我们居字辈凭实力单身。-小段子02

邱蔡+亦和+棠宁<<

>邱蔡
邱居新:“师兄相当于剑匣。”
蔡居诚:“我不记得你把剑匣抱怀里过。”
邱居新:“嗯。所以我想背师兄。”
蔡居诚:“?”

>亦和
宋居亦:“郑师兄,你就是我心中闻师叔的桃花酿!”
郑居和:“是要把我抱在怀里吗?”
宋居亦:“不,我想趁闻师叔还没发现我挖酒的时候先把师兄你先埋过去吸引火力!”
郑居和:“?”

>棠宁
萧居棠:“宁宁!你就是我最爱的糕点!我想把你捧在手心!”
宁宁:“关先生说不要和会说这种话的男孩子多接触。”
萧居棠:“?”

宋居亦看多了萧居棠的新书后:
“这桃花酿竟该死的好喝!”

郑居和笑得同往常般温柔,但他的手却攥紧了玉佩,最后松开的时候他拍了拍你的肩膀:“我放心了。”

你看到他转身,看到他脚下踏的不是山路,是孤身独行前往了断之地的地狱火。

他放心了。

偶尔北极圈一下

*有ooc就算我的

邱居新看着萧疏寒的背影,知道眼前人当为天上人,也绝不该是他心上人。两人都向来少言寡语,多年的师徒关系让萧疏寒看得透邱居新,但邱居新看不透萧疏寒,他不敢。因此在某个凉夜里双方打马虎眼似的试探心意之后,萧疏寒主动开口问了邱居新现在心情如何。
“心满意足,下一刻就算飞升也无妨了。”
“不留下来陪为师?”
“……陪。”
邱居新好像看到了萧疏寒稍纵即逝的笑,他看不真切,又明知那笑切实存在过。

宋居亦:“闻师叔,闻师叔你在吗闻师叔,在吗闻师叔,你不在我就挖您桃花酿去了,谢谢闻师叔,闻师叔您的桃花酿一直很好喝,在吗闻师叔,闻师叔你练剑超帅的,闻师叔您真的不在吧闻师叔,闻师叔这次就算发现我拿酒能不能别一上来就斩无极啊闻师叔,闻师叔你真的不在吗,那我挖了——”

闻道才:“我在。”

长大后的萧居棠和宁宁

萧居棠指了指自己手里的糖,又指了指自己的脸:“宁宁你是选这个糖呢,还是选这个棠呢?”
宁宁哼了声道:“关先生说只有小孩子才做选择题,所以——我。都。要。”

旁边的宋居亦啃着烤鸡翅,表示自己闻到了不知从何而来的酸臭味。

忘尘佩的挂绳被磨烂掉的那一天,至恶者挣断了郑居和费尽心力困住他的锁链,不过玉佩到最后还是没碎,它被郑居和一直握在手里。

至死,要坠入红尘的,也只有他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