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就会体验到养鸽子的感觉,怎么样,是不是一举两得!

是头像稿> <
有两版

关于武当校歌《将夜·未明》瞎鸡巴划的重点

*完全是我自己个人站在武当掌门与居字辈的立场上对这首歌歌词的分析(比较像碎碎念),不能保证没有过度解读的地方,也不能保证我控制得住自己的cp脑(我尽量不站在cp角度考虑,所以就算写到了某两个人也是站在挚友知己或者原本好好的师兄弟这种定义上来讲),算是自娱自乐的产物,大家看过算过就行

终亥伏藏尚未生始一
此时道 为空寂
混沌渐有序清高浊低
天地初分 因念念 而生息
乾坤常颠倒否泰复徙
维载处 唯凭虚

【以上都是单纯地在以武当为主题作词我觉得没什么重点(靠)】

逆世势顺应天势为据

【逆世和顺天,这句话很有深意,总觉得和游戏中武当以后门派的兴衰会挂钩,一般来说都是顺应时世,然后再牛逼一点是所谓逆天,但...

《不定式人生发展记录》

06.----------------------------------------

我再回过神来的时候Vacuit已经到了,他站在我面前一脸担忧地看着我,我眨了眨眼睛,他才松了口气的样子。

大脑很少时候会有这样的刺痛,这是一种对我的警告——不要继续深究的警告。可再怎么样这也只是根骨头而已,于是我又低头开始观察它,Vacuit注意到了我的动作,接下来就用一种非常疑惑的语气问我:“这不是你让我埋在这里的吗?”

我先是一愣,然后明白了,在今天之前的我未曾经历的某天里,我让Vacuit把这东西埋了。不定式人生的不方便就在于有时候我都不知道“以前的我”做了什么,好在我可以装出我已经不记得了的样...

《不定式人生发展记录》

05.----------------------------------------

今天我是个大学生。而且刚巧是周六。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九点了,还好,没到中午。一般来说我醒的时间都很凑巧,上学或上班时期足够我用不快不慢的速度打理好自己然后出门,假期里也不会醒得太晚,基本没有出现过下午才醒过来这样的事情。这是Vacuit来说很新奇的感觉,我可以肯定,因为他就是天天熬夜到很晚然后早上打瞌睡踩点到学校再补觉的典范——他身体居然也还经受得住。

“你的作息真是太规律了,Zen。”我记得他以前这么说过。

“不过有时候也有些微妙的误差,但这就体现得正常得过分——就好像你特地这么干似的。”...

画完了

《不定式人生发展记录》

04.----------------------------------------

在他答应的那个瞬间我意识到有什么东西改变了,因为按照先前到达过的高中生活时间点,我并没有在高一就和他成为朋友。

“我叫Vacuit。”他这样告诉我。

“Zen。”我回道。其实我早就知道他的名字。

风在我和他之间徘徊了一会儿,之后便散步到别的地方去。他向我伸出手,我却没有要握着他的手起来的意思。两个人回到教室的路上相对无言,我晓得此时他一定憋得慌,想到这里我甚至有点克制不住自己的笑意。

“你在笑什么?”忽然间Vacuit侧头问我。

“我在笑?”我反问道。

“有啊。的确在笑呢。”

我是真没意识到...

早上好

《不定式人生发展记录》

03.----------------------------------------

我并没有过多在意台下学生们的反应,或者说我根本不在意。不过是单纯地想违背“中规中矩地自我介绍”这件事——所以非常言简意赅地,我只说了自己的名字便走回座位了。

高一第一学期的记忆大部分处于缺失状态,所以当年我第一次接触到高中时代的记忆时就已经是那几个人的朋友了。想要一下子把陌生人当成真正的朋友对我来说非常困难,因为我无法对他们抱有信任感。

说起来,迄今为止,我也从未和任何一人说过“不定式人生”的事情。要是真的说出来,估计会被当成疯子,然后被送到精神病院。我还没进过那里,但想必不会遇到什么好事。...

《不定式人生发展记录》

02.----------------------------------------

我一早上就查看了我昨夜记录的纸张有没有消失,出乎我意料的是它并没有。我其实已经做好了把它们存放在一个固定的秘密地点的准备,这样便至少能因为时间线的延生能看到我当天时间点之前的记录。不过现在省事了,我以后可以用那个秘密地点干些别的事情。

今天是回到了我的高中时代的某天。校服被整整齐齐地叠在床边的椅子上,书包也已经被理好了——这是我的习惯,因为不知道我的明天会去到人生的哪一天,也算是给自己行个方便,就把普通人正常时间线的第二天的东西给自己都整理好了。

我经历过的高中天数并不算少,林林总总下来也有两年多。以...

《不定式人生发展记录》

01.----------------------------------------

我是个普通人,也不是个普通人。简单来说,我人生的度过方式和一般人不一样。很多人,或者几乎所有人,都是以“顺叙”的方式经历人生,而我不同。

我的人生是跳着来的。也就是说,每天醒来我都会处在人生的不同阶段,可能昨天醒过来还是个初中生,今天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变成小学生了,明天再醒过来就已经是上班族了。起初我尝试过熬夜不睡觉,延长我处在“当天的时间点”的状态,效果很差,我最高的记录是连着两天不睡,而且到了第二天的时候已经有了其他时间点的片段混入,非常麻烦,还不如直接一睡了之,再接受明天的“崭新人生”。

我认...

© 帝文。 | Powered by LOFTER